依麻技校新闻网>财经>问“道”天府新区——中国经济走向纵深的澎湃动能

问“道”天府新区——中国经济走向纵深的澎湃动能

时间:2019-10-21 11:04:12浏览:2904 作者:匿名

  摘要:中国已经建立了19个国家级新区。在热工业园区和生态链完整的工业应用场景中,我们感受到国家新区规划设计的远见卓识,国家新区发展观的科学可持续性,国家新区率先尝试的创新精神,以及中国经济不断深入的澎湃动力

 

从1992年国务院批准在上海建立浦东新区到2017年中央政府建立熊安新区。中国已经建立了19个国家级新区。

作为一项国家战略,建立国家级新区是在新的发展背景下对特定区域的发展进行重新定位。在进一步整合资源的基础上,发挥区域潜在优势,解决长期困扰中国经济的产业结构同构和产能过剩的困境,优化产业布局,提升产业水平,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率。

在天府新区获批5周年之际,我们从历史最悠久的国家新区浦东新区搬到了历史最悠久的国家新区熊安新区。从两江新区开始,我们经过浦东新区和熊安新区,最后在天府新区定居。

“新”出发了,又问了一遍。在热工业园区和生态链完整的工业应用场景中,我们感受到国家新区规划设计的远见卓识,国家新区发展观的科学可持续性,国家新区率先尝试的创新精神,以及中国经济不断深入的澎湃动力。

一千年计划

“人”永远是顶级设计的核心。

当汽车进入熊安新区时,眼前的景象似乎是一个原始状态,但稍加观察就会发现这里的每棵树都有自己独特的档案。只要扫描树上的二维码,你就能清楚地知道树的所有信息。

这棵树不再是一棵树,而是城市的一部分。就像人一样,它也有自己的身份。树木数字化管理正是熊安新区规划设计理念的体现。

小到一棵树,大到整个城市,这些都是熊安新区顶层设计中最先进的理念。

有许多团队为熊安新区的规划和设计提供服务,som&tls联合体设计团队就是其中之一。他们之所以被选为创业区的设计师之一,是因为他们的设计理念,即“人与城市的相互融合”。

“以人为本”,这与世界著名设计师、新加坡规划之父刘泰格提出的熊安新区规划设计理念高度一致。“一个城市的设计需要一个长期计划,至少50年后。”

他认为,熊安新区的规划和建设应该有助于北京缓解“大城市病”问题,也应该从生态环境、交通系统和宜居生活的角度来进行。在城市规划和建设中,必须首先合理配置城市的基本功能。

迎接我们的也是“以人为本”的国家。

在雄安新区规划展览馆,我们看到了雄安新区的规划设计:

在白洋淀北部由大面积的水和草地组成的地区,一个大型建筑综合体形成了未来的熊安新区。在道路纵横交错的市中心,大大小小的建筑将城市分成几个小块,每个小块都是一个生活圈,包括公园、学校、购物中心和市民生活所需的工业...两排不同高度的防洪大坝将城市与水隔开。大坝周围是绿色植物,有市民休闲的地方,不仅可以防洪,还可以为市民提供休闲娱乐的场所。

在规划设计方面,熊安新区思路清晰、坚定,强调“开工前规划好每一寸土地”、“一丝不苟,不留历史遗憾”。

熊安新区

像熊安新区的每棵树一样,天府新区的每一片草坪也是城市规划设计的一部分。

天府新区是建设“一带一路”和发展长江经济带的重要节点。它必须精心规划和建造。特别是必须突出公园城市的特点,考虑生态价值,努力创造新的增长极,建设内陆开放经济高地。

沿着成都中轴线天府大道向南,不时可以看到各种大型未完工建筑。高层建筑隐现在浅山和山区之间,形成一种分散的美感。花、树、流水和高层建筑为天府新区奏响了城市之歌。

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直觉地觉得这是一个公园里的城市。

以公园城市为奋斗目标,“在规划建设‘公园城市’时,还应注意城市设计,以避免景观凌乱。”刘泰格还对天府新区的规划设计提出了意见。

他还认为,天府新区在建设“公园城市”时,应该在规划上呈现精致浪漫的特色。“地方越小,联系越好,就越微妙,表现出浪漫的情感,从而吸引更多的人在天府新区生活和工作。”

兴隆湖和天府大道两侧隐藏的微小景观是公园城市概念的体现。

在天府新区规划部,我们找到了“新”的理论基础。这里,以“人文城市地产”为新的发展路径,综合考虑区域人口需求、交通、居住载体、生活设施、工作场所等多维度,避免空城现象,最终实现“人文城市地产”与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同步发展。

城市的主体是人,城市的规划设计应该以人为本。在浦东新区和两江新区的城市规划设计中,我们也看到了相关的新尝试。人一直是规划和设计的核心。

以人为本,立足长远,立足最新最先进的城市规划理念,国家新区已成为一个充满活力和无限机遇的全新发展平台。

成都,兴隆湖,碧波荡漾,成都科学城围绕湖而建,依托良好的生态环境努力建设“山水城市”。

生态优先

“湖”与“湖”构筑的“链”发展

夏天乘船穿梭在白洋淀的芦苇丛中,你一定会看到宽阔的水面、片片荷花和游客的笑声。

看着水鸟在芦苇和游船上飞来飞去,白洋淀人叹息道,“白洋淀变了,水变清澈了,鸟变多了,水域变大了。”

事实上,白洋淀最大的变化是这里的每一滴水和每一种被水滋养的水生植物。

走在新安北堤的木板路上,木板路在水中曲折,延伸到白洋淀的深处。熊安新区生态环境局水利部部长周丽芝指着栈道下的水自豪地说:“我们白洋淀的水质基本达到了四项标准。”

生态促进文明。长期以来,白洋淀被誉为“华北明珠”,在维护华北生态环境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据新华社报道,写白洋淀的数字

生态环境不是城市建设的可选装饰品,而是城市发展不可替代的前提。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是熊安新区的发展理念。正因为如此,白洋淀生态环境管理已经成为重中之重。

据白洋淀村民说,过去白洋淀的水不够清澈,经常散发出异味。污水从哪里来?周丽芝认为,居民生活污水是一个重要方面,而生产和养殖是另一个诱因。

因此,一系列措施集中于清理堤坝和水产养殖,关闭污染行业和禁止捕鱼。今年,78个瞿村启动了污水、垃圾和厕所综合系统。

经过多方努力,“华北明珠”终于呈现出新的面貌。

像白洋淀一样,兴隆湖也是天府新区一颗耀眼的明珠。它有4500亩清水,被称为“生态肾”。然而,在最初蓄水时,兴隆湖的水质仍然不如五种水质。此外,地势低洼使得从周围地区输入污染物变得容易,这使得水的控制成为一个难题。

水质的改善依赖于一个日夜运行的天然“净水器”。自2015年以来,兴隆湖先后种植和释放了1.4亿株沉水植物、17万只鱼虾和多种微生物菌。该方法构建的清水生态系统使兴隆湖具有较强的自净能力。如今,兴隆湖的水质已经达到四种标准。

写成都,兴隆湖,一只白皮鸡正在兴隆湖觅食。

天府新区作为第一个公园城市,蓝绿色比例高达70%,与熊安新区惊人一致。

然而,城市的生态不仅包括可见的森林、湖泊和草原,还包括无形的工业生态。

浦东新区的工业生态就是一个典型。拥有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学等优势产业的张江科学城,建成了张江药谷、国际医疗园、医疗器械园、人工智能岛等产业集群。

经过20多年的发展,张江已经拥有了从新药研发、临床研究、中试放大和大规模生产到市场的完整产业链。去年建成的人工智能岛也围绕“数字技术层+智能应用层”构建了智能工业生态系统。

在工业生态建设方面,天府新区也走了一条独特的道路。天府新区努力建设以新经济突破为动力,总部经济、会展、高科技服务、文化创意产业有机融合为主导的“1+3+n”产业体系。规划布局了天府中心商务区、成都科学城和天府文创城三大功能区。

天府新区中央商务区效果图

“独角兽岛”的建设是天府新区工业生态建设的大胆尝试。随着第一家独角兽企业上塘科技(Shangtang Technology)签约落户独角兽岛,天府新区在业界领先企业的带领下,不断优化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生态系统,现已形成覆盖人工智能计算基础设施、软件算法和平台、行业应用和产品的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链。

独角兽岛效果图

产业集聚不仅吸引了上下游企业,也吸引了许多研发机构和研究机构。两江新区数字经济产业园内,12所国内外顶尖大学落户两江合作创新区,不仅引进优质创新资源,搭建合作平台,还构建创新生态。

体制变革

“中国的经济增长不是奇迹;制度变革是一个奇迹。”

8月26日,国务院再次“扩大”自由贸易试验区。这意味着,自2013年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开始探索前进之路以来,中国自由贸易区建设初步形成了“1+3+7+1+6”的基本格局,形成了东、西、北、南、中、陆、海为一体的协调开放格局,推动了中国新一轮整体开放格局的形成。

三天后,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上海开幕。开幕式上,埃隆·马斯克和马云当场交谈,“我对特斯拉中国团队所做的工作非常满意。”马斯克在现场叹了口气,他以前从未见过如此快的建设和审查速度。

马斯克非常钦佩的中国速度是上海、FTZ和浦东的速度。

多快?8月16日下午,上海临港特斯拉超级工厂项目(一期)电站建设综合验收平台申报完成。8月19日,竣工验收全部完成,并取得综合验收证书。

三个自然日在临港地区创造了全面检查和审批的新记录。

新华社报道特斯拉上海厂冲压生产线设备图

浦东的发展速度有赖于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率先尝试的优势,也有赖于政府体制改革和创新的优势。今年6月,上海发布了《关于支持浦东新区改革开放,在新时期实现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意见》明确指出,上海必须继续高举浦东发展开放的旗帜,推动浦东新区更好地发挥先锋试验场的作用,为城市的优质发展做出更大贡献,成为新时期国家改革开放和创新发展的标杆。

在张江“药品市场许可权”制度试点中,我们看到了政府体制创新和自由贸易试验区的主导作用。从上海到玉笙的20个城市,“药品许可”制度以整体为支点,这是中国40年改革开放的重要经验。

新的国家级区域和自由贸易区就是这样的枢纽,也是中国高质量经济发展的典范。

在这一点上,感受深刻的经济学家张五常非常生动而中肯地说:“中国的经济增长不是奇迹,但制度变革才是真正的奇迹。”

作为第一个内陆国家级新区,重庆两江新区也在努力探索。重庆保税区成立以来,两江新区站在国家战略的高度,大力探索陆路贸易规则,创新实施海关监管“四自一简”、检验检疫“3c(强制性产品认证)豁免”和国际贸易网上操作“单一窗口”。它还被批准为全国唯一的综合检验检疫改革试验区。

同样,天府新区,作为第一个被提及的公园城市,也在一路探索和尝试。从天府公园城市研究所的建立到公园城市管理的建立,再到公园城市论坛的举办,从学术研究到管理体制的创新,公园城市建设都产生了新的理论和模式。

今年4月,首届公园城市论坛在兴隆湖举行。天府新区引入“公园城1436”的发展理念,创新城市建设模式,为世界提供“公园城”建设的科学样本。

第一届公园城市论坛开幕式

在熊安新区采访期间,记者发现了一个特别的风景--源源不断的学习团队。“先绿化后建城”的理念已经达成共识,成为未来城市建设的一大示范。

道路仍在延伸,国家新区的发展道路仍在探索中。

在国家战略的背景下,在新的发展观的指导下,国家级新区正在深入推进,激发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澎湃动力。

红星新闻记者黄静